请选择城市 ×

扫码学车

在线咨询

客服热线

回到顶部

学车日记> 心态对学车有决定性作用?

头像

心态对学车有决定性作用?

 

对于12号去岳阳考路考,对我来说,是一个小小的冒险。因为连今天在内,我一共只练了一个礼拜多一天,虽然教练说基本上科目都掌握得还可以,但是我心里仍然七上八下,在练习过程中也常有“筐瓢”事件发生。哎!就算是去碰碰运气吧,碰上了则皆大欢喜,万一挂了,就当是模拟考试,下次再去呗!   

今天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天练习,我顶着浓浓的大雾赶在去驾校的路上,回想着这五味皆有的几天。刚上车的头两天,我感觉挺好,在大路上也跑得挺稳,可是到了第三天,教练带我去训练场训练考试科目时,问题就接踵而至,让我措手不及了。

首先遇到的就是控制车速的问题,在大路上跑时,路况一般都比较好,快慢也好控制,但在训练场上,练习的车辆一辆紧接着一辆,只能极慢地“蠕动”,那么就要求司机严格控制好离合器和刹车,让离合器处在“半离合”状态,也就是说松一半离合器,然后憋着不动,根据路况来一点点地松,车才会慢慢慢慢地走,而我总是掌握不了控制离合器的度,要不就憋多了,车子不动,要不就松快了,车子就“突突突”地跳几下熄火了,教练为这没少说我,我也很着急,结果越着急就越控制不好,有时候甚至手忙脚乱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上坡起步,其实说到底还是控制离合器的问题,开始,我总是控制不好,这样的结果便是车子在坡上倒退,失败了几次后,我一看见上坡就紧张,一开始上坡起步就脚发抖,结果可想而知,心里越急,开得越烂。   

眼看离考试时间越来越近,我焦躁不安。甚至神经质地幻想考试时不及格的恐怖场景,那两天,我郁郁寡欢。   

 教练看出了我的焦虑,他说他不会给我压力,万一临考试前我的水平还不够就不让我去考试,让我这几天尽量放轻松地开。回到家,爸爸也察觉出了我的不对劲,平时一到家就叽叽喳喳的我,这两天好象心事重重了。他说:“你从小到大,什么考试没有经历过?高考,考研这样几乎能够决定你前途命运的考试你都沉着应对过来了,一个小小的路考怎么就让你愁成这样呢?万一没考过下次再去就是了,教练、爸爸妈妈都没有给你施加压力,没有谁一定规定你这次必须考过啊!为这件事情情绪起这么大变化,甚至有点影响你的生活,这是什么原因?自己好好检查检查!”   

听罢一席话,即使爸爸没有讲穿,但也让我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患得患失、心浮气燥了?也许是潜意识里的一种逃避吧,想逃避万一失败的挫败感,想逃避被别人笑话的感觉,这样的顾虑成了一个紧箍咒,我亲手将它箍在自己的头上,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啊。想要解决困难的唯一方法就是正视它,并且想办法来应对它,而我一点点小事就心神不宁,生怕自己遇见失败的伤痛,而却又无能为力,只有凭借苦恼、烦躁来庸人自扰,这样的我,应该不是一个正常的我啊!成败皆不重要,只要有坦然的心,成也好,败也罢,都只是经历而已。也许,大胸襟,大气候,正是我这样的小女子要学会慢慢修炼的吧。   

果然,丢开了心理包袱后的我立即有了大的变化,仿佛卸下了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连呼吸都轻松了许多。从第四天开始,我的“筐瓢”率锐减,车技渐入佳境了。在不断的练习和摸索中,离合器的控制越来越好,熄火的现象似乎已经不会发生了;方向盘的控制也慢慢心中有数,过圆饼路、走单边桥、上坡起步、定点停车等考试科目也比较顺手了。教练时不时鼓励我:“不错!你放开手脚玩,心情放松,胆大心细就绝对没问题!”这种良好的状态稳定后,我决定12号要参加考试,不管怎样,挑战一把。   

11号一大早,我们踏上去岳阳的路程,偏偏天公不作美,下雨且降温。我原本快乐的心情也被这天气搅和得有点阴郁,万一考试时下雨,岂不是给我雪上加霜?虽说心中有隐隐的不安,但由于很久没有出行,尤其是到另外一个城市,我竟也象小时侯去春游一样充满着期待。   一路上,教练边开着车,边跟我们讲解着他驾驶的经验譬如如何处理路上的突发状况等,到达岳阳时,已经是中午,我们饥肠辘辘地冲进饭店,饱餐了一顿。然后教练安排我们进了休息的房间,说中午一点半来叫我们去熟悉考场,没想到从那时开始,我们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等待。   

从十二点半到一点半,再到两点半……手表的指针一圈圈地转着。窗外狂风大作,大雨滂沱,天空灰得让人害怕。我们在房间睡觉、看电视、谈人生、谈理想,直到夜幕降临。教练终于来叫我们了,不是练车,是吃晚饭。原来,那天的考试车辆和人数太多,排了一整天,要练习的车辆只能晚上进考场。于是,我们匆匆吃过晚饭,和着车流涌进了考场。当时的情形可以用“乱”和“险”来形容,考场似乎是由一座山改装而成,地形复杂,道路的起伏与弯道十分多,路旁有沟渠,有的路的尽头还是悬崖。进场训练的车辆也很多,而且驾驶员都是第二天要考试的新手,偏偏天气又那么恶劣,大风大雨,考场里的大树都被吹得东倒西歪;整个考场没有一盏路灯,我们只能靠微弱的车灯来辨别路况。我们车上的四个人都小心翼翼地轮流开了一遍,(实际有六人,有两人外出),教练在旁边也不敢有半点马虎,生怕出现什么状况。路上、拐弯处、尤其是有考试科目的路段,横七竖八都是车,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酿成事故。有趣的是,这黑灯瞎火的训练中,不知道是注意力超级集中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们的发挥都出奇的好。熟悉了一遍路线,大家的心里都稍微有点底了。训练完,我随师姐到岳阳市里她的家去睡。      

在师姐家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好觉,早上6:40我们就出发了。天还没有亮,肆虐的狂风和大雨使本来就人烟稀少的大街有了几丝恐怖的气氛,我们匆匆奔上出租车,7点钟就到了考场。   考场的地势很高,风显得越发大,连雨伞都撑不住,我们只能躲在车里,听考场的广播,叫到我们的车牌号,我们就进场。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从早上7点一直到上午将近11点,我们在寒冷、紧张、担忧中煎熬着,虽说仍是谈笑风生,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藏着隐隐的忧虑。叫到我们车号的时候,我竟然一点都不紧张了,可能是神经一直绷得太紧,有点麻木不仁了,列队等考官,听候训话,检查证件…很快,那一刻终于来了。   

第一个考的是邓兰姐,她考了很多项目,从最开始的逐级加减档位到单边桥、过圆饼路等等,虽说有点小瑕疵,但还是完成得比较顺利。紧接着就是我,一开始就是一个上坡起步,然后就听从考官的指挥在考场里绕来绕去,开始的一切都很顺,当车走到一条上坡右转的弯道时,考官下指令了:“请掉头,去过铁饼路!”当时的路况是这样的,有且只有一条上坡路,路的尽头就是一个右转弯,旁边再无其他岔道。

于是我理解考官所谓的“掉头”就是原地掉头返回,于是我减速靠右,往左打方向盘掉头,谁知车头快掉过来的时候,考官猛地踩住旁边的应急刹车,车突然停住了。我的心如鹿撞,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误让考官如此猛烈地急刹,我当时就以为完蛋了。考官扯了一把方向盘,凶凶地说:“往右走!”我连忙起步,可是心里在纳闷,要我往右为什么要发“掉头”的指令,“掉头”难道不是指原地返回吗?我理解错了吗?慌张中,我已经来到圆饼路前,不知道是惊魂未定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发挥严重失常,居然压了一个饼,考官又发话了:“靠边停车,压圆饼两次,(前后轮都压了算两次)擦一次,(其实我自己真没觉得擦了)扣50分!”我顿时心灰意冷,在前一天晚上那样恶劣的天气条件下我过圆饼路都顺顺利利,平时练习也都还好,怎么今天就这么倒霉呢??这臭考官怎么一点都不讲情面呢?我委屈极了,想申辩几句,

但突然想起了在网上的“路考秘籍”说的:“顶嘴者,死!”便有点怕怕了,悻悻地下了车。在我后面考是一个涉外的学生,我们叫他小胖子,他这次是第三次来岳阳考试了,因为屡考不过,所以显得格外紧张,所以,他也由于紧张而发挥失常。看样子,我们这第一轮的三个人,恐怕只有邓兰姐能通过了。   

第二轮的三个人分别是小胖子的同学,同样也是第三次来的涉外学生小黄,有三年驾龄的阿杰以及王志萍师姐,我们已经考完的三个人在点评区等着,等他们一考完,就有了结果。结果在我意料之中,我和小胖子果然都没过,第二轮的阿杰由于习惯了平时的驾驶习惯而出现较严重的失误(挂三挡起步,熄火了)。我郁闷极了,想着下会还要跑来这里就觉得麻烦,但是,事已至此,我也只能面对现实了。   

没想到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机,教练说下午还有一次补考的机会,(有时候如果考试的车辆太多就不会有机会补考了)这无疑是给我灰暗的心带来一丝曙光,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深的忧虑,万一这次最后的机会都没有把握住怎么办?我的心情极度地烦躁和复杂,在车上如坐针毡,恨不得马上就考完算了。这个时候,教练和师姐们都不断地鼓励我,叫我不要紧张,教练还讲笑话来逗我,他说,只要我把心态调整好,这一把绝对过。   

等待……从中午12点等到下午3点多,终于轮到我们的车,这次考试除了我们车上的三人之外,还有一个别的车调剂过来的人,是一个美女老师,在长沙某高校教英语。这一次的考官很和善,在路上不断提醒我们不要紧张,当我们出现小失误的时候,他就会说:“不要紧,把下面的项目做好。”话虽简单,但却很让人温暖。我是最后一个考,在看见考官这一路上对前几个人都很贴心的关怀后,我冰冷的心一下子暖和了起来,也不怕了,大大方方地开了起来,这次走了八字路,过了圆饼路,上坡起步,定点停车都完成得很顺利,于是便顺利地通过了。有三年驾龄的阿杰还是因为一些细节上的坏习惯而挂掉了,那位美女老师也因为屡屡失误而不及格,我和小胖子幸运地通过了。   

回想这一段路程,我竟然发现我不仅仅只是学会了开车,在这个过程中所经历的喜怒哀乐与心境的变化比开车本身更让我印象深刻。我最后是通过了,不久后我手上也会拿到一本驾驶执照,但是,我在得到它的过程中却有着那么多心理的跌宕,我屡屡烦躁、焦虑、脆弱、不安,我为什么不能坦然?为什么不会坚强?至今,我还在问自己。


分享到: